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编辑时间:2020-06-09 作者:
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图一)(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图二)(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图三)(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图四)(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图五)(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荣休教授陈韬文(Joseph)(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Ways of seeing:想像现实 不全然对立

这是一个翳焗的黄昏,淡黄烟霞覆盖了天空,吐露港没有透露半点被风吹过的痕迹,汗水加深了热血,二千名大学生间流动的空气是滚烫的。,他们在中文大学百万大道罢课大会结束后,挤满整个新亚圆形广场。「我们改变,世界就会改变」,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周保松站在前方开讲《民主实践与人的尊严》,声音在山间迴荡,站在诚明馆天台俯视的陈韬文,用相机拍下眼前的现实,也拍下学生对未来的想像(图一)。

社会 集体记忆的模糊性

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荣休教授陈韬文(Joseph)举办第一个个人摄影展《想像现实》,展出二十四幅作品,通过自然、人物和社会三方面展现想像与现实间的可能性,而其中四幅是在佔中时拍摄的。包括黑夜中贴满愿望便条纸的房间,「这幅相我利用了鱼眼镜头,因为我希望将集中点聚焦在人们将自己的愿望寄放在这裏,营造一个寄愿的空间」。

他还利用黑色私家车车顶倒影出挂有「我要真普选」标语的新亚水塔(图二),他笑言车顶光滑得像「天人合一」池水搬了过来,「那天夕阳时分,我回头一看,发现这片风景。原来一些日常见到的平凡事,人们倾向无视它,或将它变得庸俗化,所以我要找出它被忽视的英雄本色或美态」。他尚展出在夕阳下挤满学生的圆形广场与蓝天下金钟扎营的彩色帐篷。

「在佔中前,我已经有研究社会运动,一直是我学术上关注的焦点。因此,佔中不是说影响或完全改变我影相生涯,而是呈现了一些可能性。因为是一次长时间的社会运动,因此很多人都在这个时候尝试缩时摄影或360度拍摄。佔中提供好多场景,可以令人拍摄得更细緻。」

佔中与六四,无疑是香港人的集体回忆。但当我们愈努力记住这些画面,也许必然遗忘掉另一些画面。记者看着那张民主女神像残影想起了从前,Joseph说他想强调和记忆有关的一种模糊性,一种集体记忆的模糊性,愈久远的事愈容易被遗忘,以若隐若现说明一种记忆的状态。

人物 反叛的灵魂

在佔中的照片中央,搀杂了一张上海摇滚音乐会的相片(图三),穿黑衣少年挥动旗帜吶喊,旁边的女生激动落泪,群众的脸被射灯照得火红,旗帜变成火炬。他们挥洒青春支持内地独立乐队「痛苦的信仰」,这队乐队宣扬着「即使是痛苦的,也无法阻止我们仰起的头颅」的摇滚精神。他忆起现场的参与者情绪激昂,「整个场面都好值得拍摄,一来外来文化如何和中国结合,二来内地青年从影像到镜头之下都较放得开,好愿意表达自己情绪。对比香港青年学生,香港学生的情绪是较为矜持和拘谨。没有说好不好,但大家可以想一想」。

他又拍下台湾摇滚歌手伍佰在台东池上乡演唱的相片,他的背后是一大片金黄稻草田,「Rock and roll一般不会放在田园,但他们将一些对立的东西放在一起,这和他们的想像有关,什幺才是恰当的呢?」影相十年,Joseph 始终相信拍人最难,「因为不是一个基于自然状态去拍摄,当摄影师一介入时,令到人物变得彆扭」。

因此,他更多在人们不经意时拍照,例如摄下女生拍摄展品的背影。展品是一个悬于半空的人体,Joseph故意裁走人体的头颅,令人猜测究竟人体是正在自杀还是引体上升?增加悬疑性。「女生好像在诠释这个世界,我则影她诠释这个世界,你们又在诠释我们看到怎样的世界。」

自然 相生相剋

残秋清晨,他坐上开往新疆北部的公车,公车在树林间左穿右插,室外气温摄氏七至八度,他倚在车窗惊见玻璃上模糊的艳丽秋景。他以iPhone拍摄窗外秋色,在逆光之下,一片鲜黄,夹杂白桦树影与鬼魅黑影,大雾的水粒营造粗粒感,如像泼上黄墨的风景画(图四),「秋色表达一种状态,是一种表达多于真象。你要先预期一个景色,在那决定性瞬间按下快门」。另一幅照片就像翻泻了蓝彩,延绵山脊是化开的亮蓝,大佛在远处隐约可见。这是他坐在飞机上拍摄的照片,穿透飞机窗户玻璃膜(tinted glass)与户外大雾的意外效果。「影的时候不知道内涵,回到家后调高contrast才发现仔细部分,窗户玻璃膜代替filter,将相片变蓝,这照片成为超乎想像的、难被複製的现实。」

倒影是他今次展览其中一个主要题材,深秋枯叶落在新疆北部池面,冰冷池水映出旁边成排黑树,他踏着水中石头到溪流中央拍摄,将两幅风景相互交织。照片中的倒影与镜像是不是为了呈现真假不分、想像与现实交错的感觉?

Joseph点头:「有一部分这个意思,利用镜或倒影呈现混杂性,给予观者想像空间。但更重要是呈现想像和现实两重含义,包括你所拍摄的对象,其实前人已经利用自己的想像改变了一些原先的风景和面貌,而变成你现在去拍摄的现实,即是你拍摄的对象已经温牀了前人的想像结果。第二层意义是好多时人们以为摄影是最客观的事实,但其实拍摄时大多数时候都有一个视觉化过程,由摄影师决定什幺是最重要构图与内容,这是涉及主观抽取的。理论上相片是真实现实,但实质是一个想像现实。」

想像与现实,倒影与真像,似乎是二元对立,他却认为世界事物不是全然对立。「我相信这个世界是对立相生相剋,有黑白对立,但不是全然对立,而是互相转化,互相影响的。有些时候可能处于平衡的状态,但是它会在一种矛盾世界观,事物都在变动之中。有一个真实之内有想像,我又不会全然否定真实的存在,只不过现实不是有相就有绝对的证据。」

人造世界 社会学批判

「今次展览的照片都是写实的,拍摄感官看到的事物,但会带领人们有一个想像,可能是对未来的想像、亦可能是批判现实的想像。」他镜头下的照片有着社会学者批判世界的意味,一个个西九广告灯箱,灯箱宣扬本土文化粤剧,却聘用外国人摄影师拍摄粤剧名伶,并将名伶放在油麻地街头表演,惹人不禁怀疑究竟是贴地还是离地?

夕阳西下,经过多年发展的西九文化区仍然是一片工地,他拍摄高楼大厦的玻璃倒影,却刻意令真实与倒影间有着缝隙(图五),「我想反映这个工程不是无缝衔接,因为西九工程有着好多起伏问题,好难想像是无缝衔接的状态,简直是在浪费香港人时间和金钱」。

迈入晚年才执起相机,他说他摄影的包容性更大,「可能因为是社会学训练的关係,我什幺东西遇到看到就去拍摄,好像没有压力只拍什幺,我更喜欢多样性。而且我从不介意别人将照片photoshop、拼凑、双重曝光或无中生有或set出来,重点是应该要列明照片是人为的」。

「我从来都不是要成为世界摄影大师,影相是我纯粹的嗜好。」他始终觉得摄影最主要的作用是成为一种表达的工具,表达自己所感所发,而另一个作用是触动人心,发挥社会功能。

《想像现实》陈韬文摄影展日期:即日至2月22日

地点:香港中文大学康本国际学术园一楼大学书店

文//彭丽芳图 // 受访者提供编辑 // 林晓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