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无关紧要」——球星之念,球队之伤
编辑时间:2020-06-11 作者:

「这无关紧要」——球星之念,球队之伤

科怀-伦纳德即将成为洛杉矶快艇队的一员,因为快艇队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得如此到位。他们集结了一帮拼劲十足,天赋骄人的年轻球员。他们不仅赢在当下,还拥有不错的薪资空间和额外的未来选秀权。这样系统化的操作实在夺人耳目。他们的卖点还有冠军教头(道格-瑞弗斯),整个NBA最富有的老闆(史蒂夫-鲍尔默),一位传奇的高层(杰里-韦斯特)以及全联盟最精明的制服组之一。而上周,是时候把这笔交易敲定下来了。快艇队将他们的运作头脑,球队灵活度和一堆选秀权的作用都发挥到了淋漓尽致以得到保罗-乔治——这也促使伦纳德做出了他的决定,球队的未来走势也就此改变。

这一次,快艇队大获全胜。

你可以说布鲁克林篮网队也做到了差不多相同的事情,他们小心翼翼地花了整整三年时间来进行规划,今年夏天将此转化成了两笔爆炸性的签约——签下凯文-杜兰特和凯里-厄文。你可能也会觉得这本身就合情合理,因为这个令人眼花缭乱,让人高呼想不到,联盟格局大变的NBA休赛季的道义就是如此:做出正确事情的球队会得到奖励。这幺想并没有错。这种道义给各支球队,各地的球迷都带来了希望。但是现在一些球队得到的教训却多少有点令人沮丧,存在性焦虑[注1]渗透进了各支球队的内心深处:有时,你做了什幺不重要,真的不重要。[注1]存在性焦虑:存在性焦虑是指人们意识到生命缺乏意义,导致极端的焦虑和绝望。多伦多暴龙队各方面都乾的很不错,他们甚至拿下了今年的总冠军,然而仍然失去了伦纳德。金州勇士队在杜兰特加盟后连续三年进入总冠军赛并赢得了两座冠军奖盃,但是还是没能留住他。波士顿塞尔提克队以厄文为核心,佐以老将球星和天赋异稟的年轻人,结果他直接冷血地切断了和球队的干係。奥克拉荷马城雷霆,他们去年还在庆祝和乔治刚签下的四年合约,刚刚因为他自己申请离队而不得不把他交易出去。这是联盟里最好的四个球团,坐拥着联盟里最好的四位高管:多伦多的马赛-乌杰里,奥克兰的鲍勃-迈尔斯,波士顿的丹尼-安吉以及奥克拉荷马城的萨姆-普雷斯蒂。他们都在过去六天里失去了队里最优秀的球员。欢迎来到全新的NBA。在这里,做到大胆和聪明还远远不够。在这里,哪怕是总冠军和顶薪合约有时也没法让现在的运动员满意。

「这无关紧要」——球星之念,球队之伤

伦纳德刚刚成为了第一个才拿到总冠军就立即离队的超级球星。杜兰特在被授予总冠军赛MVP的一年后也走了。吉米-巴特勒离开了总冠军争夺者费城76人,去到了并非总冠军有力竞争者的迈阿密——甚至他在那里的薪资还更低。「总而言之,无论球队做什幺都没有用,」一位出名的球员经纪人(不效力于上述任何球员)说到,「真的无关紧要。」在如今的NBA,没有什幺能单独地让一支球队和一位球员永远绑在一起。从前,大家会有一种忠诚感——这是一种古典又奇妙的概念,通常情况下,忠诚的受益者是球队。在现当代,球员为了钱而打球,利用伯德条款或是其他规则(这些条款可以吸引球员留在原队)来赚更多的钱。或者他们留下只是因为目前球队能赢球。当勒布朗-詹姆斯在2010年开启了球员权力的时代,离开了克里夫兰去迈阿密组建了超级球队时,他的目标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争冠,他之后也拿到了两个冠军。四年之后他又回到克里夫兰的目标也别无二致,组建了另一支新的,更年轻的超级球队。然后他又拿到了一枚戒指。但当詹姆斯去年签约湖人时,他并没有如法炮製,继续组建多巨头槌队。湖人那时候还远远不是总冠军争夺者。湖人也确实没进季后赛。(詹姆斯终于还是在上周得到了另一位球星——安东尼-戴维斯。)

驱使詹姆斯加盟湖人是一些次要的因素:生活方式,家庭偏好,商业发展,以及在这里更能筑建他的媒体帝国。经纪人和球队高层也在今年夏天的一些转会上看到了相同的动机。很明显伦纳德和乔治想要赢球。但他们最后选择了洛杉矶是因为他们都来自南加州。厄文成长过程中就一直是纽泽西的篮网球迷,也把他的择队冠以「回家」的名号。杜兰特则是想要和他的好朋友厄文一起打球。他也想去纽约以便于离他蒸蒸日上的商业帝国——Thirty Five Ventures[注2]更近一些。[注2]Thirty Five Ventures是杜兰特旗下的一家企业,总部原本位于加州硅谷,今年早些时候搬到了纽约。「对于我来说,这已经超越了篮球的範畴,”这位经纪人说,」这取决于他们在哪里可以在球场之外也展现出影响力。「另外一点是:伦纳德,杜兰特,厄文离开优秀球队的资本是,他们三位都拿到过总冠军。」这些球员现在就会觉得『我已经做到了我需要做到的一切了』」,这位经纪人说,「『现在,哪些篮球以外的东西能够改善我的生活呢?我想要回到家乡,我想要拍拍电影,我想要玩玩音乐,我想要去商业中心』,诸如此类。无论到底是哪个场外因素左右了球员的决定,我觉得这些因素都是球队无法主宰的。」

这些场外因素也是一些球队无法满足的。「马赛(乌杰里)没法改变多伦多不在南加州的事实,」这位经纪人接着说,「我的意思是,科怀背后有举国之力支持着他,他却仍然选择回家……没什幺能和回家的诱惑抗衡。」

「这无关紧要」——球星之念,球队之伤

当然,篮网和快艇做出了很多正确的事情帮助球星们完成加盟——给予他们一些独特的好处以便让他们在与同城更有历史底蕴的劲敌球队尼克和湖人(但这些球队的内部也确实更加混乱)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值得一提的是,捞到自由市场上大鱼的球队不是在大球市(纽约,洛杉矶),就是在有诱惑力的城市(迈阿密)。也包括塞尔提克的大球市,他们从夏洛特吸引来了肯巴-沃克来代替厄文的位置。

所以可能今年夏天自由市场的道义是:你得在尼尔森排名[注3]前十的市场或者是令人心嚮往之的城市里做出正确的事才行。哦对了,如果你已经有了一位超巨,趁他身在曹营心在汉之前就先给他整来另一个球星。[注3]尼尔森是全球着名的市场检测、数据分析的公司。「最让人心惊胆战的是你已经有了一个球星但是却完全没办法弄来另一个巨头,」一位时任已久的球队高管说,「另外,如果你一个球星都没有,在现在这种风潮下,你要如何建队?」就在一年之前,整个联盟都在夸讚暴龙大胆地冒着伦纳德一年之后就要离队的风险将其纳入麾下。两年前,大家也都在称道雷霆冒着同样的风险交易得到乔治。这些球队赌上了一切并且得到了不错的结果,至少一开始看上去是这样——乔治签了一份四年的新合约,暴龙赢下了一座奥布莱恩杯。结果现在呢,两位都已经走人了。球队也确实获利了——雷霆得到了不错的球员和一票选秀权,暴龙升起了冠军旗帜——但是退一步说,他们场上的即战力下降了不是一点半点。这是球队不得不面对的新现实。在短年限合约满天飞、球员自由度无上限的时代,建立并保持为总冠军有力争夺者的机会小得可怕。「当今年代的主旋律是球员会不停地换队,」这位高管说到,「你要做的是尽你所能建造一支弹性十足,能把握住机会,能在当今环境下成功运作的球队。你得能够快速做出决定,你得能够在选秀大会中挑到优质球员,你得帮助培养球员。你能让所有球员团结起来打球吗?你能在球队核心迟暮之际完成权力交接吗?你能预见未来以做出正确的重大决定吗?」他停顿了一下。

「我不知道,」他接着说,「我觉得你不能指望自己能一直做到上述这些事情。」就如那位球员经纪人说的那样,你要「同样地做球星留下和离开的两手準备,因为谁都无法保证什幺事情会发生。」现在看来哪怕是合约都没法保证什幺了。乔治身背两年合约仍然逼宫交易,前几年的厄文(两年合约),巴特勒(一年合约),克里斯-保罗(一年合约)和戴维斯(一年合约)也是如此。一些小球市球队——比如密尔瓦基,印第安纳,丹佛和犹他——正在试图抵抗这种趋势,选择以单核球队的模式冲击总冠军。但是如果他们没法赢球怎幺办呢?要是他们一直没法得到第二个巨头的话这种模式真的能长久吗?

「这无关紧要」——球星之念,球队之伤

「那些球队可能还没强到能持续赢球的地步,」这位高管说,「他们的当家球星也许会离开去到别的地方……你在这种大环境下面要怎幺在一个没法吸引两个球星的球市保持球队的竞争力呢?」上周的这些转会撩拨起了NBA球队老闆内心长久以来对大球市的吸引力、对短期合约的不利之处、对所谓超级顶薪的控场失败、对球星控制联盟的潜在趋势的紧张与不安。这一切都可能会在下一轮劳工谈判中被搬上檯面进行商讨,而这也许就是在2022年。在球星大换队的当下,联盟其实也收穫到了一些好处:至少现在看来,超级球队的时代及其给人带来的「这种趋势无法避免」的感觉终于结束了。多年来的第一次,联盟里不再有哪支球队的实力明显高出一头。没有球队拥有四位(这几年的勇士有过)或三位(前些年的骑士,热火和塞尔提克有过)全明星了。取而代之的是,联盟开始涌现出了一对对双子星:詹姆斯和戴维斯,伦纳德和乔治,杜兰特和厄文,克里斯-保罗和詹姆斯-哈登,乔尔-恩比德和本-西蒙斯。(勇士仍然坐拥着斯蒂芬-柯瑞,克莱-汤普森和德雷蒙德-格林三位全明星,但是汤普森会因左膝十字韧带撕裂缺席新赛季大部分甚至全部的比赛,而且格林已经处在他合约的最后一年了。)突然间,联盟似乎变得更平衡了,因为不必再被王朝球队所震慑,没有球队拥有能够随意手刃挑战者的金刚不灭之身。下赛季,大概有六支球队有实力触碰到西区冠军奖盃,四支球队有机会站上东区之巅——这还没有算上篮网,毕竟杜兰特大概要花上一整个赛季从跟腱断裂的大伤中恢复元气。这个秋天,联盟必将悬念迭起。我们几乎肯定会在明年六月的总冠军赛里看见两支不同的球队,其中一支球队会在缓缓飘落的五彩纸屑中登顶NBA。接着,在那之后,另一批球星互相煽动,然后去往新的城市一起打球。没有任何一支球队,哪怕是最最优秀的球团,能在现在的联盟里感受到安全感。没有任何一个冠军意味着这支球队可以长盛不衰。那幺,现在的NBA总经理要怎幺办才好呢?「多考虑考虑B计划吧。」这位球员经纪人最后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