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今年迎春天罗卓夫
编辑时间:2020-06-18 作者:

全球今年迎春天罗卓夫

2018年初,市场对环球经济同步增长弥漫着一片乐观气氛。


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环球经济增长趋势最终出现分歧,地缘政治及经济不明朗因素增加,对金融市场造成沉重压力。

展望未来,宏利资产管理亚洲高级策略师罗卓夫(Geoff Lewis)预期,现时处于环球金融危机后经济周期后段,即使环球经济放缓,2019年大市表现有望好转。

市况回顾:2018年第四季

由于基本因素并无显着改变,我们相信,美股第四季的调整主要是估值问题所致。

投资者似乎无处可避,因所有主要资产类别的实质回报均为负数。


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情况,反映量化宽松政策结束为全球债市带来压力。

11月及12月环球投资信心仍然薄弱,市场欠缺正面的刺激因素。股市维持在“避险”状态,而市场之间的相关系数甚高。

11月底,引颈以待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习特会”仅为市场带来短暂喘息机会,因为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突然被拘留,削弱市场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预期。

全球今年迎春天罗卓夫

中美达成协议机会增加

二十国集团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仅达成暂时停战的共识,亦为中美双方于2019年第一季举行进一步实质会谈铺路,从而有可能达至中期协议,大幅减低全球两大经济体的贸易磨擦。

我们认为,肩负谈判结果符合预期的重担主要落于中国一方,当局一直采取和解的方式,回应总统特朗普来势汹汹的关税措施。

中美能否达成长远可持续的方案,仍取决于中国在贸易和关税以外,能否在其他范畴进行基本改革,包括工业政策、安全威胁及外部影响。

中国必须应对特朗普政府、美国国会和美国商界站在同一阵线的重要议题。

美国谈判团队将会坚守若干重要目标、日期,并核实将于未来三个月达成的协议。

中国已准备作出和解、应对,而面对经济放缓的压力增加,中国亦急于早日结束贸易磨擦。

倘双方达成贸易协议,将显然是2019年首季环球股市上升的催化剂,当中可望为中国股票提供潜在最大的支持,内地投资者信心一旦改善,中国股票估值可能会显着回升。

中国股市在2018年下跌约20%,全因减低金融去杠杆和贸易磨擦的双重不利因素,导致估值下跌。

全球今年迎春天罗卓夫

偏低预期制造惊喜空间

每一轮熊市都是始自跌市,但并非每次跌市都会触发熊市。

投资者可以怎样分辨两者?

2018年第四季的市场调整,会在进一步跌市下演变成抛售?还是吸引买盘涌现?综观这两项选择,我们相信后者出现的机会较大。

尽管2018年股市表现由政治主导,但2019年的焦点可能重返经济。

部份地缘政治问题已经萦绕多时,无法再带来冲击。

环球经济现时面对增长轻微放缓,而非媒体一直热烈讨论的衰退。令我们困惑的是,综观现有投资银行对2019年的展望,最多是对后市抱审慎或负面态度。

目前是否采取反向买卖策略的时机?

若以企业层面分析,我们发现多家企业管理层的盈利指引仍然正面,而预期估值重返接近历史平均水平。

以MSCI明晟所有国家世界指数为例,预期本益比下调至低于平均的13.6倍。相对于经济增长、现金流和债券,股票的估值看来不昂贵。

然而,股票的相关配置偏低,投资气氛低迷。

此外,在过往环球经济强劲,但股市回报持平或负面的少数情况下,翌年通常出现强劲反弹 。

全球今年迎春天罗卓夫 新兴市场的投资气氛和估值已跌至低位。

投资路向:新兴市场有看头

若要新兴市场股票持续反弹,或须以下条件配合:

1.美国增长及企业盈利出现放缓迹象

2.中国经济稳定,而且在2018年较早期间表现受影响的新兴市场展现复苏迹象。

另外,尚有其他利好因素促使投资者在2019年看好新兴市场股票。

首先,多个“问题”新兴市场的货币在本年大幅贬值,或有助显着改善2019年的经常账赤字情况,令土耳其和阿根廷的经常账赤字减少50%或以上。

其次,新兴市场的投资气氛和估值已跌至低位,而过往这个估值水平通常会带动大市显着回升。

第三,随着美联储接近停止加息、油价下跌和全球增长温和,新兴市场利率的风险平衡转向减息而非加息。

宏利资产管理对亚洲股票和亚洲固定收益市场的观点:亚股资金有望回流

整体而言,尽管贸易关系持续紧张,亚洲在全球中处于较佳的位置。

随着推动美国市场的主要利好因素开始在2019年减退,亚洲的强劲基本因素、本地扶持政策及宽松货币政策料对投资者有吸引力。

我们相信这些因素,再结合亚洲股票估值处于历史低水平,预期可吸引资金回流至区内。我们特别看好一些受惠于区内正面内需带动的市场及行业。

亚洲固定收益潜在亮点

多项宏观经济阻力在2018年为债券市场带来挑战,包括美联储加息、美元转强及中美贸易关系恶化。

踏入2019年,市场重新定价的情况可望结束,亚洲债市已反映增长前景放缓的因素。

市场之间的经济增长预测出现差距,料能为利率、信贷和货币领域提供充裕的投资机会。

经历了波动的2018年,2019年可能仍有不明朗因素出现,但市场的焦点可能重返经济及美国经济的走向。

的确,在周期后段,美联储的加息步伐将为关注的焦点,环球及美国经济可能继续温和扩张,令2019年出现衰退机会减低。

在这个宏观环境下,因为受到估值处于历史低位及内需带动的经济增长前景所支持,我们对亚洲股票的看法亦偏向乐观。

最后,亚洲固定收益可能是2019年的潜在亮点,因为加息及波幅这两大影响2018年市场表现的阻力消退,明年有机会反过来成为利好因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