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聪明的女主角,大快人心的宅斗戏码──《韶光慢》书摘转载 妞书僮
编辑时间:2020-07-30 作者:

点阅破300万的「大神级」作家──冬天的柳叶在台湾推出第五部长篇小说《韶光慢》,有绝世聪明的女主角,大快人心的宅斗戏码,给你超过瘾的阅读体验!但女主角一开场就死会倒罢了,竟然还顺便领便当?


《韶光慢》书摘转载 

楔子

乌云低垂,旌旗摇曳。

矗立在冰天雪地中的燕城好似成了与世隔绝的孤岛,被大梁的将士们团团包围。

为首的年轻将军银甲裹身,腥红披风招展于身后,手一抬,吐出比冰雪还要冷的两个字:「攻城!」

随着这两个字吐出,顿时就是一片杀声震天。早已摇摇欲坠的城墙上一阵骚动,紧接着传来北齐将领的冷喝声:「邵将军,你瞧瞧这是谁,再下令攻城不迟。」

话音落,一个女子被人押着立于城墙之上。

那女子鸦黑长髮拢在耳后,露出一张光洁素净的面庞。北风如刀割着她柔嫩的脸,使唇更红,脸更白,犹如一朵封存于寒冰中的玉芙蓉,虽素净,却格外灼人眼。

场面顿时一静。

年轻俊美的银甲将军神情没有一丝动容,手再次抬起—

城下大军又上前一步,那压抑却势在必得的气势迫得城墙上的人心惊胆战。

北齐将领一把扯过女子,推到身前,气急败坏喊道:「邵将军,你看清楚,这可是你婆娘。只要你退兵,我保她安然无恙,如若不然,你婆娘可就要没命了!」

年轻将军一愣。

身侧一位下属低声道:「将军,那确实是您夫人。」

年轻将军勒着缰绳,深深看了城墙上的女子一眼。

原来,这就是他的妻。

似是感受到男子的目光,城墙上的女子眸光微转,与他遥遥对视。

北地屡被齐人肆虐抢夺,而今竟还被夺了城池,不知洒下多少将士的血才有了今日的收复之战,又怎会因她一人而停下脚步?

她虽是女子,这点民族气节还是有的。

而那位令齐人闻风丧胆的年轻将军,今日她才第一次看清模样的夫君,亦不可能因她放弃收复山河的机会。

女子嘴张了张。天太冷,又许久不曾开口,一时间竟吐不出一个字来。

念头才闪过,她的视线中一支利箭由远及近攸地放大,紧接着就是剧痛传来。

她下意识垂头,就见胸前鲜血喷薄而出,热血带来的暖意在寒风中很快凝结消散。

这混蛋,竟连一句大义凛然的话都没给她机会说出来!迎接死亡的那一刻,女子恨恨地想。

「将军—」

年轻将军身侧的下属忍不住喊了一声。年轻将军神色平静收回弓,垂眸遮去眼底的歉疚,冷冷吐出先前说过的两个字:「攻城。」

明康二十五年初春,大梁燕城收复。靖安侯次子,北征将军邵明渊受封冠军侯,凯旋归京。而他的妻子乔氏,一腔热血永远留在了燕城城墙上。

一 骑驴少女

春风似剪,裁出了一片片浅绿娇红,越是往南,那春意便越发地浓。

官道旁茶棚简陋,临近晌午的时候却坐了不少人。年迈的茶博士持着长嘴铜壶穿梭其间,及时给客人们添茶倒水。此处离宝陵城十多里,出城的人随意谈论着城中近来发生的趣事,那将要往宝陵城去的客人则饶有兴致地听着。此时就有一人提到,宝陵城今日来了几位年轻公子,听口音像是京城来的,个个风流俊秀,其中一人更是潘安宋玉般的人物。

就有人不通道:「难道能比得上嘉丰乔家玉郎?」

嘉丰位于宝陵以南,乘船而下也要花上两、三日工夫,那乔家玉郎的名声能传到这边来,足以说明是如何出众的人物了。

先前说话的人灌了几口凉茶,一笑露出东倒西歪的一口牙。「乔家玉郎我没见过,不过要说能赶上我在城中遇见的那位公子,我是不信的。」

这话一出,立刻就有不少人跳出来反驳,又有同样见过城中几位公子的数人与之争辩。

「老伯,来一壶茶,再上两碟甜糕。」一个声音打断了双方的争论。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在茶棚不远处停住,转身从毛驴背上扶下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女来。

男子见众人都看过来,把毛驴在路边树上拴了,身子一挡,遮住少女大半身形,略带不耐地喊道:「快点上,我闺女不大舒服,赶着进城呢。」

「好勒—」茶博士忙端上一壶茶并两碟子甜糕。

男子把一碟子甜糕推到少女面前,声音不大不小道:「吃吧。」

他说完,抓起茶碗猛灌了几口。

寻常人家不讲究,女孩子骑驴赶路很平常,众人便收回了目光。只有几个眼尖的惊讶于少女的秀美,忍不住多瞄了几眼。男子显然不高兴别人瞧他闺女,重重哼了几声。

他生得人高马大,瞧着就是不好招惹的。坐在这简陋茶棚里喝茶的都是寻常人,不欲惹事,就都不再关注这边,重拾刚才的话题。

「要我说,城里来的那位公子肯定比不上乔家玉郎!京城虽好,哪及得上咱们这边山清水秀,特别是嘉丰县,远近闻名出美人的地方。」

自从在茶棚中坐下就很规矩老实的少女忍不住抬头,看了说话的人一眼。

「什幺啊,我怎幺听说那乔家玉郎也是京城来的?」

「乔家玉郎是京城来的不假,可人家是地道的嘉丰人。大前年乔先生过世,随着家人回乡给祖父守制的。」

「啊,原来乔家玉郎是乔先生的孙子……」

提起乔家玉郎,当地人要加一个首码:嘉丰县的,可若说到乔先生,那全天下人都会想到同一人—前国子监祭酒,名满天下的大儒,早年有「天下才子第一人」之称的乔拙先生。只可惜,乔先生已于两年多前过世了。茶肆里纷纷响起惋惜声。

少女垂眸遮去眼底的异样,耳边已经听不进那些声音。

她一睁眼,从北征将军邵明渊的妻子、乔先生的孙女乔昭,变成了十三岁的少女黎昭,更落入了人贩子之手。没想到兜兜转转,居然快要回到自己的家乡了。

祖父……乔昭在心底喃喃念着。

嫁去京城后,她从没想到会以另一个身分、以这样的方式,如此靠近她无数个午夜梦迴中心心念念的地方。嘉丰,那里葬着她最敬爱的祖父,还生活着从京城回来的至亲。算起来,现在父兄他们已经除孝了。乔昭悄悄握了握拳,不动声色扫牛饮的男子一眼。

脑海中残留的记忆里,小姑娘黎昭自从落入这人手里,试着逃跑过数次,无一不以失败告终。最激烈的一次,小姑娘寻了个机会挣脱,边跑边哭喊是被这人拐卖的,引得不少路人围观。这人追上去,言辞恳切,一边抹泪一边说:「闺女啊,爹知道妳恨我,拦着妳与隔壁的王二牛私奔。可妳再怎幺恨,爹都不能看着妳走错路啊!别闹了,乖乖跟爹回家吧,妳娘的眼睛都快哭瞎了……」

小姑娘声嘶力竭的哭喊没有留住围观的人,男子到了无人处狠狠教训了她一顿,从此盯得更紧。而能有现在的这点自在,却是代替小姑娘活过来的乔昭这两日格外老实的成果。

「走吧。」男子在桌子上留下几枚铜板,站起身来。乔昭忙站起来,目不斜视跟着男子往外走。因着这番动静,那些目光又落在她身上。

少女款款而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优雅让男子忍不住皱眉。这次的货色是他这些年得手最好的一个,可未免太好了些,光这幺随意走着就如此惹眼,前两日怎幺不觉着呢?

男子叹了口气,暗暗下定决心,等进城后还是换辆马车好了。

一个时辰后。

乔昭骑在驴背上,仰头望着城门上「宝陵」二字有些出神。

宝陵她是来过的。祖父乔拙洒脱不羁,早早就不耐烦做官,辞官后带着祖母与她纵情山水,后来身体不行了,就回了嘉丰隐居。她曾为了祖父的病,跑过两趟宝陵。城还是那个城,她却变得太彻底了。几日来的小心翼翼终于在这一刻鬆懈些许,一抹自嘲笑意在嘴角一闪而过。

男子带着乔昭进了城,寻地方卖了那头杂毛驴,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担心刚安分两日的小丫头又出乱子,就低声安抚道:「妳且乖乖听话,我带妳去上好的酒楼吃饭,回头再僱一辆马车,就免得妳风吹日晒了。」

「还要去哪里?」一直沉默寡言的乔昭忽然开口。

少女与男子对视,双目清湛,如春日里最轻柔的水波被微风吹皱。鬼使神差下,男子回道:「扬州。」回过神来,男子有些懊恼,旋即又安慰自己:小丫头知道了又何妨?过了这宝陵,扬州城很快便到了。

扬州啊。乔昭面上没有变化,心中却「咯」一声,暗道不好。从这里到扬州将走另一条路,离着她的家乡嘉丰却是越来越远了。等到了全然陌生的地方,即便逃脱,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恐怕会才出狼窝,又落虎口。乔昭没有想好以现在这副模样如何与亲人相认,但至少知道父兄皆是端方君子,面对落难的小姑娘,不会生出歹意来。

她是无论如何都要回家的,这样的话,必须在宝陵城脱身!

城中街道不算宽,乔昭低眉顺眼跟着男子走,眼角余光时刻留意着周围动静。有那幺一、两次,男子似乎放鬆了盯防,她还是硬生生忍下了逃跑的诱惑。

不经意间看到男子微微挑起的眉,乔昭心中泛凉。果然不出所料,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男子只会对她看得更严,表面放鬆不过是看她是真老实还是假老实罢了。

男子忽然停下来,指着路边一家酒肆道:「咱们就在这吃。」

乔昭没有动。

男子拧起眉,心道小丫头莫非还不死心?

「快点进去,等会儿还要赶路呢。」男子一边催,一边伸手去拽乔昭。小姑娘手一抬,指向前方不远处一栋三层酒楼,声音娇柔如糯米甜酒,在人心头一点点发酵。

「你说带我去上好的酒楼用饭的,这里不好。」男子脸一黑。那可是宝陵最好的酒楼,吃一顿可不便宜。他这一迟疑,小姑娘一双清澈眸子立刻蕴满了泪水,倔强道:「你骗人,说带我去上好的酒楼,这家酒肆根本不上檯面!」

眼下正是饭点,进出的人颇多,小姑娘声音微扬,立刻就有不少人看过来。站在酒肆门口的伙计显然听见了那番话,已然变了脸色,抬脚过来赶人。

男子脸色微变。他想起在京城花朝节上拐走这小丫头时她身上的好衣料,心知小丫头出身非富即贵,看不上这路边酒肆也是正常。

「你答应过的,我就要在那家酒楼吃。谁知道这酒肆乾不乾净呀,万一吃出苍蝇来—」

酒肆伙计已经三两步来到近前,气呼呼道:「去去去,不吃别挡在门口!」说着狠狠瞪男子一眼。「怎幺管孩子的!」

乔昭才不理伙计怎幺说,惊呼一声道:「哎呀,你看,这小二哥手指缝里还有油渍呢,脖子上搭的汗巾也发黑……」

她声音婉转动听,语速虽快,进出酒肆的人依然听得分明,立刻就有两人迟疑一下,本想进去吃饭的,抬脚转去了旁家。酒肆不大,出来一探究竟的老闆娘听到这话,抽出别在腰间的麵杖就冲过来了。乔昭年纪小,老闆娘不跟她计较,麵杖直接奔着男子去了。

男子见状不好,拽着喋喋不休的乔昭撒腿就跑。二人一口气跑到酒楼前才停下来,男子指着乔昭,气得说不出话来。

乔昭一脸无辜。「我饿了。」

男子吐出一口气。罢了罢了,醉仙居的酒菜虽贵,把这丫头一卖什幺都赚回来了。眼看已快成事,还是少节外生枝。

「进去吧。」男子狠狠瞪乔昭一眼。

二人衣着普通,伙计没有往楼上领,就在大厅空出的位置坐下来。

「客官吃什幺?」

男子还未开口,一道娇柔的声音响起:「江米酿鸭子。」

伙计一愣,不由看向男子。

「我要吃江米酿鸭子。」乔昭同样看向男子,目光执着。

男子头皮发麻,问伙计:「这道菜有吗?」

「有是有,就是等的工夫长些。」

赶在乔昭开口前,男子挥手道:「就要这个,再随意上两样小菜并酒水。」

不多时男子点的酒菜端上来,他拿起筷子开吃,乔昭则坐得笔直等着。约莫两刻钟后,桌上只剩下杯盘狼藉,那道江米酿鸭子才终于端上来。

「祖宗,吃吧。」男子压低声音,咬牙切齿。

乔昭从袖中抽出帕子,找伙计要了一杯白水,打湿帕子净手。

男子忍不住嘀咕:「瞎讲究什幺,之前风餐露宿不是也没事儿?」

乔昭抬眸,嫣然一笑。「有条件时,当然要让自己舒服些。」

男子被那忽然绽放的笑容晃得眼花,暗暗咂舌。乖乖不得了,小丫头才多大,这一笑竟让他险些失神。他冷眼看乔昭不疾不徐用饭,越看越是心喜。小丫头这股穷讲究劲儿,等她将来长大了,那些人就吃这一套。有这等潜力,他自然能卖个好价钱。这样一想,等待似乎没那幺枯燥了。

男子的反应不出乔昭意料,她求的,就是能缓缓吃这顿饭。男子觉得她有价值,又因为快要成事不愿多生波折,自然会对她多些耐心。乔昭小口小口吃得极慢,偶尔,目光会从大厅里掠过,不经意间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处停驻瞬息,如蜻蜓点水。

不知等了多久,男子很是不耐时,脚步声从楼梯拐角处响起,很快便有三人踩着木质楼梯往下走来。三人彷彿磁石,瞬间吸引大厅里的目光。厅内陡然一静,就连一直对乔昭严防死守的男子这一瞬间都忘了眨眼,盯着其中一位紫衣男子猛瞧。那男子身材颀长,肤白如玉,五官精緻如极品瓷器,眉梢眼角的笑意仿若掬了一捧清辉,流光波转间少了雕琢的匠气,自成风流。

「拾曦,看来以后真不能和你一起出门了。」紫衣男子身侧的蓝衣男子低声道。

「就是,只要你一出现,男女老少便只盯着你一个人瞧,衬得我们成了歪瓜裂枣。」另一青衣男子跟着道。

紫衣男子眼睛弯起,笑瞇瞇道:「我以为,你们早就习惯了。」

另两人齐齐翻了个白眼。

三人说笑间已经来到大厅,步履悠闲往外走,厅内人目光追逐着三人。

乔昭唇角弯起。她等的人终于下来了,不枉她特意坐在靠近过道这边。

在酒肆外面时,她一眼就看到这三人进了这家酒楼,便知道她一直等待的机会来了。那紫衣男子她恰好认识,乃是长容长公主的独子,姓池名灿,字拾曦,人品还过得去。

就算她如今换了一副模样,以池灿的风姿,至少不用担心被劫色。或许……池灿平日里担心的更多些。

闪过这个念头,眼见三人已经走到门口,乔昭不再迟疑,把手中筷子一丢,快速站起来就往门口冲去。她动作突然,人们还未从池灿卓然风姿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来,见到一个小娘子追过去,不约而同在想:果然有小娘子追过去啊,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男子跟着点头,忽然一愣。等等,那追上去的是—

他面色大变,起身就追,没到门口就被伙计拦下来。「客官,还没给钱呢,想吃霸王餐啊?也不打听打听醉仙居是谁开的。」

男子被酒楼伙计这幺一拦,乔昭很顺利就追了上去。「等—等—」

三人驻足转身,见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追过来,那两人同时向池灿挤眉弄眼。池灿对跑到近前的乔昭挑眉一笑。「小妹妹,有事吗?」

咳咳,他虽然魅力无限,可这幺小的女孩子若是对他表白,他是坚决要拒绝的。

乔昭片刻不敢耽搁。她谋画这幺久,就是为了争取人贩子被伙计拦下的那幺一会儿工夫,好让她有机会把被拐的事情简单说出来。

乔昭上前一步,死死抓住了池灿衣袖,仰头哀求:「大叔,救我!」

包括池灿在内的三人瞬间石化。

本文摘自《韶光慢》

绝世聪明的女主角,大快人心的宅斗戏码──《韶光慢》书摘转载  妞书僮

绝世聪明的女主角,大快人心的宅斗戏码──《韶光慢》书摘转载  妞书僮
  300多万读者点阅,起点中文网9.3超高评价!
  同时占据台湾起点网2017年「年度畅销榜」、「金讚票榜」!
  众网友读到废寝忘食,奉为经典必读,「大神级」作家当之无愧!


  ──绝世聪明的女主角,大快人心的宅斗戏码──

  重获新生后,她看清一切,
  此生,不求荣华富贵,但绝不能隐忍低头!

  北征将军邵明渊,十四岁起代父领兵,
  战无不胜,弱冠年华就换来「战神」的美名。
  乔昭初次见到他,就是在两人的婚礼上,
  连个洞房都来不及入,他便披上战袍,领命出征了,
  再次相见,她被这位「夫君大人」一箭射死在城墙上,
  连个大义凛然的话都没机会说上一句,
  一睁开眼,将军之妻、书香名门的乔昭,竟成了十三岁的少女黎昭。

  可为何重生成了小姑娘,还偏要落入人贩子手中?
  幸好她不是菟丝花一般的弱女子,
  半路「巧遇」皇族公子来救命,又让大名鼎鼎的神医亲自送回府。
  被拐走虽没了闺誉,日子还是要过的,名门闺秀的才情自是不用说,
  谁搞宅斗耍小心机,她也能让人倒楣,
  一介小姑娘,把黎府上下整得服服帖帖。

  她想,既然老天给她重生的机会,自然要好好珍惜,
  这一生,她要活得痛快、自在,再也不屈就他人的脸色,
  但一起离奇大火,却让平静的生活,掀起了难以预料的波澜……

 

作者:冬天的柳叶

出版社:春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