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溪公园书怀之旅 ◎李佳静
编辑时间:2020-07-21 作者:
位在杜甫草堂对面的浣花溪公园,可说是成都的一座清幽绝美的胜地。公元七五九年,杜甫来到了浣花溪畔居住了四年,当时,杜甫写下了〈江村〉一诗,首两句是「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写出了浣花溪畔水木清华,幽静恬适的田园景致。
未到浣花溪公园,我心中也勾勒了这样一个秀丽恬静的田园风光。但我惊觉,只赋予浣花溪公园秀丽恬静的形象,简直是以管窥天。刚踏进浣花溪公园,就瞥见三苏的雕像,由左由右,依序是苏轼、苏洵、苏辙,尤其苏轼的雕像雄姿英发地映入我的眼帘,我的心震撼不已。再来是杜甫、屈原、李白,白色石雕的杜甫与李白一坐一立,屈原以黑色的石雕站在两人身后。杜甫一派悠闲坐着,而李白英姿飒爽地举手,似乎要举杯邀明月。屈原神采焕发,双手举起身轻如燕的美人和鸟儿,颇具神话色彩。
再多走几步,就发现,浣花溪公园不像杜甫草堂只是专门纪念杜甫,也不是只有杜甫的雕像。还有历朝以来知名的诗人、词人,像是王勃、骆宾王、白居易、黄庭坚、李清照、杨慎、龚自珍等……。其雕像栩栩如生、神态各异,或坐或站,或举手或阅读,或仰望或托腮。我酩酊于其中,似乎不用坐时光机,就可以走进这场文坛盛会,而走在浣花溪公园的「诗路」上,似有万斛的诗情,直奔胸臆,这是生活在竞争的城市里,久久不曾有的情怀。
浣花溪公园的「诗路」,镌刻着许多千古以来的名诗句,许多都是大学时期,选修古典诗词背诵过,也爱过的诗句。其中一首之前没读过,到了浣花溪公园却印象深刻的诗是北宋‧仲殊的〈望江南〉:「成都好,蚕市趁遨游,夜放笙歌喧紫陌,春邀灯火上红楼,车马溢瀛洲。」还有一首过去曾经读过,到了浣花溪畔,却像一首熟悉且动人的乐曲,扣住我的心弦,那是南宋‧叶绍翁的〈游园不值〉,其中两句「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意蕴悠长。此诗原本讲述的是诗人访友未遇,久叩柴扉而门不开,没有达到想游园的目的,却在墙外瞥见出墙头的一枝红杏,让他想像园内春意闹。这两句诗被后人常用来比喻不守妇道的妇人,可是诗人的原意,其实只是表达人生陷入一种困顿或遗憾时,往往能出现新的契机。这很切合我近来的心境,每当双目被柴米油盐的琐事掩盖,总是只能瞧见现实的汙垢,而此诗却让我游目骋怀,开拓视野。
走过诗路,再走到了浣花溪畔,浣花溪如一条绿色的翡翠项鍊,环绕着杜甫草堂的外墙。浣花溪畔风光骀蕩,奶油黄、粉紫、亮橘色的美人蕉如此明媚鲜妍,淙淙溪水如此涤净心灵。想着诗圣杜甫在经过颠沛流离的生活,带着家人来到这处世外桃源,让他写出了〈春夜喜雨〉、〈蜀相〉这样精湛的诗篇。我忽然想起李白的那句「别有天地非人间」来。我在想,李白曾到杜甫的梦里,那是怎样的一种景致?如果有像浣花溪畔这样的绮丽风光,想必更能抚慰杜甫思念李白的悽恻吧!
走过漆成桃红色的浣花溪桥,颜色粉润梦幻,颇具现代童话风。看着溪水如明镜,倒映着树木深深,周遭行人来来往往,还有父母带着可爱的小娃在附近散步,已经成为现代人休闲的好去处,而浣花溪公园比我想像大好几倍,花一个下午的时间也无法一窥全貌,浣花溪公园的绿波湖和沧浪湖更是风光旖旎,令人心旷神怡。
游一趟浣花溪公园,真是百感交集。一方面撩拨起年少年时吟哦古典诗词的纯挚时光,一方面又感叹韶光易逝,从大学时代接触杜甫的诗至今,一转眼就快二十年。这些年在紧凑的文明社会里,感受科技、竞争、拥挤、时尚,似乎曾把唐诗宋词都抛到九霄云外了。但重新再温习杜甫的诗,内心依然悸动不已,前阵子因为工作、家事而怏怏不乐,也为世态炎凉有所喟叹,更有那种到不惑之年的迷惘与挫败感,遂想起杜甫的〈旅夜书怀〉最后四句写着「名岂文章着?官应老病休。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是年轻时读了就动容,且在心中回响已久的诗句,相较于杜甫的飘泊无依,我个人这些小挫折与境遇又算得了什幺?※
上一篇: 下一篇: